辣條。資料圖
  滾動新聞記者 方興 張進報道
  很難考證,“辣條”這個名詞是怎麼在網絡上火起來的。
  今年9月,網友爆料稱海外的零售網站上辣條一包賣1.2美元,摺合人民幣7塊多,是國內價格的7倍。進入12月後,復旦大學成為人們關註的焦點,其學校食堂推出一份“神料理”——辣條炒飯。在新浪微博里,包含“辣條”的微博數量高達三百多萬條,而在淘寶網上,最火的辣條擁有上萬的銷售量;更不用提,在網絡上層出不窮的拿辣條開涮的段子……
  也許很少人知道,全國每年產值上百億元的“辣條”,主要產自湖南。而這其中嶽陽市平江縣又首屈一指。
  在平江的辣條生產企業中,老闆們一次又一次地糾正著記者的說法——他們更願意用“麵筋熟食”這個詞來稱呼網絡上被瘋狂熱炒熱賣的“辣條”。這樣的糾結,還延伸到了現實中——與網絡點擊量同時瘋長的,是有關辣條食用安全問題的爭議和批評。這些背後,是被諸多難題所困擾的平江的辣條生產企業。
  “爺爺,這個還能吃嗎?”孫女指著貨架上成堆的辣條,問周猛平。
  “乖孫,爺爺做的東西,怎麼不能吃呢?”周猛平沒有在意孫女的話,也沒有停下手中的活,隨便回答了一句。
  “那為什麼學校說這個是垃圾食品,建議我們不要吃?”孫女不依不饒。
  周猛平形容當時的感覺是:心頭一涼,熱血往頭頂上涌,“我一個合格的廠家,生產出的合格產品,就這樣一句話給打入十八層地獄了。”
  這是去年10月發生的一個插曲。但這個插曲背後的市場變化,讓周猛平的辣條銷售量急劇下降。平江熟食行業協會常務副會長周猛平,決定自己的食品公司不再生產辣條了,改產大豆食品——醬乾。
  說起平江特產,大部分人會說是醬乾。但其實,平江醬乾年產值不過6億元。在平江年產值高達86億的熟食加工產業中,它占比還不到7%。相比而言,年產值高過醬乾數倍的,便是被網民們稱為“辣條”的麵筋熟食。
  與醬乾是豆製品不同,辣條是麵粉製品。辣條生產過程就是“用麵粉和麵、通過專用食品機械擠壓出麵筋、後期調味裝袋”。平江縣副縣長李鎮江說,平江生產的麵筋熟食不像某些油炸的熟食,完全是物理加工過程,營養可口,值得大力支持發展。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內地除西藏外,有天氣預報的地方就有平江人做的麵筋食品。”12月24日,平江熟食行業協會會長張玉東這樣說。
  我國麵筋產業廣泛分佈在以湖南、河南、河北、四川、重慶為主的國內數十個省市自治區,其中湖南省在全國麵筋產業中所占份額比重最大。來自湖南省食品行業聯合會休閑熟食分會的信息顯示,湖南的休閑熟食行業現已在國內占有大約60%的市場份額。而全省的休閑熟食產業尤以長沙市和平江縣的最為發達。目前,平江縣年產值超過億元的休閑熟食企業有3家,5000萬元以上的有25家。
  但是,從2010年開始,平江麵筋熟食已經開始“供大於求”。“按目前這樣的微利,平江的麵筋企業,明年能盈利的,會只有不到10%的廠家,另有不到20%的廠子能繼續維持下去,70%的廠家很難熬。”平江熟食行業協會副會長徐望輝斷言,要想“活”下來,唯一的出路就是“改造升級”。
  但是,一個麵筋熟食年產值為3.8億元的企業,升級改造的投入需要5000萬元左右。這些錢,光靠利潤來支撐,“需要一輩子的積累”,當地一位企業家說。
  2013年,張玉東和另外兩家公司出錢,聯合省休閑食品協會,將地方標準申請為國家標準。他們期待2015年麵筋熟食的綠色標準能一起出台,然後完成改造升級。   (原標題:湘式辣條火了 一根辣條背後的億元產業陷阱(圖))
創作者介紹

郵箱

ho25hodr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