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安山核桃今天開竿,昨天已有不少樹提前“挨打”
  家門口的山核桃該歸誰?
  忙壞民警當“和事佬”
  □通訊員 葉劍 本報記者 朱寅
  山核桃,不少吃貨的心頭好。而今年杭州臨安山核桃的集中開竿日,就是今天。
  不過根據以往的慣例,那些長在邊界地帶或者可能產生糾紛的核桃樹,往往是林農們提前盯上的目標,肯定會先一步“挨打”。
  為了避免打核桃產生的糾紛,臨安山核桃主產區的所在轄區昌北派出所的民警,昨天忙活了一整天。
  為打山核桃兄弟起糾紛,弟弟報警
  昨天一大早,昌北派出所的報警電話就響個不停。和以往開竿前一日差不多,大部分的報警電話都和打山核桃產生的糾紛有關。
  很快,所里嚴陣以待的年輕民警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值班副所長呂清良一個人。
  不過,電話機還沒安耽一刻鐘,又有人打進電話來了——臨安島石村的林農帥達報警稱,他的四棵山核桃樹被他哥哥帥通打掉了。
  跟接警員交待了一聲,呂清良就拿著那張協議的複印件,跟鎮里綜治辦的江成一起趕往事發地——小尖頭塢。
  車子沒幾分鐘就到了山腳。可是因為兩兄弟的樹都在山頂上,兩人還得爬到山頂。
  小尖頭塢山不高,但卻很陡峭,上山的小路曲曲折折,石階也很窄,爬了快半個小時,兩人總算離山頭不遠了。
  而這時,就聽到從上頭傳來“啪啪啪”的打山核桃的聲音。
  呂清良停了下來,喊起帥通、帥達兩兄弟的名字。沒一會兒,兩兄弟都下到了呂清良的跟前,一同下來的還有帥通的女兒跟女婿。
  一見到呂清良,帥達就向呂清良訴苦,“呂所,我的四棵大山核桃樹被我哥打下來了,協議里都寫好的,這四棵樹是歸我的。”
  曾簽下一紙協議,哥哥卻不認賬了
  其實來之前,呂清良就已經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這兩兄弟因為父親遺留下來的財產和山核桃樹的分配問題經常鬧矛盾。為此,派出所和政府調解過許多次,去年呂清良本人還上山給他們分配過核桃樹歸屬。
  原本今年採打前,呂清良跟鎮里的工作人員讓兄弟倆簽訂了一份山核桃樹的分配協議,可沒想,一大早的,老二又報警了。
  呂清良拿出協議的複印件說:“帥通,今天就是你的不對了。之前協議上都寫好的,小尖頭塢上的這24棵大樹都歸你弟弟。現在你怎麼先來打了?”
  對於呂清良的責問,帥通解釋說:“之前寫協議的時候,我說過這四棵是歸我的。可是簽協議的時候我眼睛一花,沒看清楚。”
  呂清良知道帥通這是在打馬虎眼,就把那張協議拿給帥通的女兒看,“你看看,協議上明確的,這裡的24棵大樹歸你叔叔,這裡還有你爸簽的名……”
  帥通的女兒看了看協議,的確在協議上面山核桃樹的分配很明確,但她還是聲稱自己父親眼花沒看清協議就簽了。
  民警當起“和事佬”,談判成功
  多年跟他們打交道,呂清良很清楚,帥通平時也是個本分的人,如果不曾和帥達產生過矛盾,今天也不至於上山搶打山核桃。
  “帥通,這4棵樹一共有多少斤山核桃?”呂清良問。
  “今年生得少,只有200斤左右。”帥通回答說。
  “200斤山核桃,4塊錢一斤才800元錢,我想你不會是缺這800元錢吧?”呂清良又問。
  “我才不缺這800元錢呢!”帥通的語氣有些緩和。
  聽出帥通的口氣有些軟下來了,呂清良就說,“這四棵樹你也不要爭了,你把打下來的山核桃給你弟弟,到時候算點人工費就算了。”
  帥通一屁股坐在山路上,嘴裡還是說著不願意。
  呂清良知道這事還得下點功夫,他就去做帥通的女兒、女婿的工作。在協議面前,兩人很明白誰對誰錯,兩人也開始配合呂清良勸說父親。
  經過近一個小時的調解,兄弟倆也都漸漸心平氣和起來。
  “就這樣說好了,打下的山核桃給你弟弟,剩下的事等山核桃打好再說……”呂清良最後給他倆定了個解決辦法。帥通坐在一邊不說話,好像是默許了。呂清良趕緊讓老二帥達把打下來的那四棵樹的山核桃先挑下山。就這樣,一起糾紛解決了。
  這時候已是臨近中午,呂清良與江成匆匆下山。可還沒走到山腳,呂清良手裡的電話又響起了……
  截至昨天下午3點,昌北派出所的6個民警處理了12起這樣的糾紛。不過趕在開竿日前,他們還是想提醒林農們,千萬別為了山核桃歸屬的糾紛傷了和氣,鬧出大事。
  (原標題:家門口的山核桃該歸誰?忙壞民警當“和事佬”)
創作者介紹

紐西蘭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ho25hodr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